180DC看育幼院離院孩童議題:對未來的另一個迷惘

育幼院離院兒童研究案

林浴馨、于孟萱、呂恩慈、莊子誼、徐浩洋


當家庭發生重大變故,導致孩子無法在原生家庭繼續成長時,社會局就會進行介入,以親屬寄養、寄養家庭等安置方案優先,育幼院是作為中長期安置的最後一道防線,提供孩子庇護,並確保身心能適當的發展,因此,目前在育幼院內的孩子極少孤兒,多數是因為家庭發生危機或變故,而喪失家庭保護與照顧的孩子。 當這群孩子慢慢長大,至國中畢業、未再升學時,就必須離開育幼院。他們的未來是什麼樣子呢?180DC身為學生的我們在踏入社會或是新的就學場域時,都會感到些許膽怯及憂慮,而這群年少孩子卻是要隻身面對外界、現實且未知的未來, 180DC希望能更了解少年在離開安置機構之後所面對的挑戰,如何突破繼續往前走,在這一路上誰能與他們肩並肩前行。 育幼院院生在15-18歲未成年離院後,必須面對租屋、就學或就業的現實問題,這時原生家庭多未恢復家庭功能,甚至需要向離院同儕借錢維生。離院少年為獨立支撐起自己和家人,往往放棄就學的自我投資,從事低薪、低技術、高勞動、高流動的工作,因此,難以被社工長期穩定地追蹤,只能一直處在貧窮邊緣,代間延續。根據衛福部統計,每年約有2,600名兒少離開安置體系,其中三分之一是15歲以下的兒少,他們被迫提早進入社會,獨自生活,卻只有不到5%的少年受到政府援助,然而,離院兒少的處境雖然相對弱勢,但他們不希望被同情,期待可用自我能力轉化原本的困境。

在台灣安置兒少走過離院階段最重要的陪伴,是社團法人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(以下簡稱CCSA),很感謝CCSA接受180DC的專訪,在這個溫暖的陪伴中是很堅實的計畫,完善每一個環節,才能接住每一個可能墜落的未來。

由於CCSA洪錦芳秘書長看到育幼院、中途之家的兒少離院後自立所遇到的種種困難,以及看到每個育幼院的理念、資源和管理不同,決定創辦 CCSA ,希望能成為交流平台,協助育幼院充備專業人力,提升孩童照護知能,並輔助他們未來的正向發展,她說:「期望能透過服事孩子5年,影響50 年;甚是延展三代150年」,這句話深深烙印在180DC成員心中。

家外安置之後, CCSA以就學、就業、就養、就醫四個面向協助失家少年自立。以就學而言,秉持「教育脫貧」信念,鼓勵孩子儘在26歲前完成大學、研究所學業,為補貼8、9成或全額學費,希望孩子可以培養職能;在就業方面,提供失家兒少職向探索、職訓培力、媒合就業等,希望少年有一到多技之長,得以穩定工作,獲得自我實現;在就養方面,提供「自立宿舍」轉銜住宿,或追輔關懷、經濟補助 (如:生活扶助金、房屋押租金、交通費、健保/欠費、考證照/駕照費、急難救助…)與心理諮商轉介等,預防誤入歧途風險,使自立生活漸進安定;就醫方面,則是希望他們不只身體健康,心理創傷復原而健全,透過學習情境開闊少年視野與想像,以信任和教育愛真實陪伴,期讓他們脫離貧窮、犯罪或暴力的”世代循環”,更佳社會適應與生涯發展;另有情感、育兒等成人教育,助益他們將可建立渴望的美滿家庭。 在訪談中,洪秘書長提到的院童故事彷彿歷歷在目,有的孩子擺脫過往黑暗與徬徨,重新探索自我,找尋自主興趣與熱情的生涯發展方向;有的孩子靠著自身努力與堅持,進入有興趣的科系就讀;或許每個孩子目前面臨到的問題與環境都不太相同,也或許不是每個孩子都能有這麼好的結果,但透過一層層的撥雲見日,孩子能有機會逐漸地認識自己,懂得愛人、與自己對話、探索自我未來,過程中或許有碰撞、疑惑、不安,但當我們能更了解、更關心他們一些,或許一切都可以慢慢不同,落於「社會安全網」之外的孩子都有機會一個個被拉回來,有機會知道自己可有更好的未來與人生。CCSA積極透過社工追輔關懷,並努力集結資源協助,就是為了讓孩子們能在自立的過程中更加穩健,作失家孩子堅強的後盾,協助他們更多學習與適應社會。 「我希望不只是改變一個個孩子,更希望能改變他們三代、翻轉他們三代的命運。」洪秘書長這麼說道,這句話也是180DC到現在依然無法忘懷的片刻,是如此堅毅,卻又無比溫暖,這次的專訪中180DC對離院兒少的議題有了更完整的了解,未來有機會在職場、學校與他們共事共學,相信會在他們身上學習很多很多。